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黄鼠狼给鸡拜年】【作者:GPPX1720】
【黄鼠狼给鸡拜年】【作者:GPPX1720】
字数:4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黄鼠狼给鸡拜年

  跨年烤肉当天也没什么特别的,由於除了亲戚之外还有一些我不熟的叔叔阿姨,加上狮子座阿母强势的支持之下,其他亲戚也不敢对老婆大人的刺青表达太多意见,多半是附和称讚好看。

  倒是我们小俩口趁着人多玩了个十足的情趣。

  当天烤肉大概二十几人,作为主人的我们前几个小时都在寒暄招待客人,搞得人仰马翻,直到十点多我们才找了个空到屋里客厅休息看电视,水足饭饱后的人们容易思淫欲,但思淫欲的不是我,而是老婆大人。

  当时换姐姐谢金燕在表演,我很专注地看着我的偶像,一面欣赏她的神腿,把姐姐作为假想敌的老婆大人,在旁边嫌谢金燕整型整到不像自己,说看起来很怪,并以这点做延伸开始讲东讲西,让我很想拿吐司全部塞进她嘴里再用胶带封住。

  但我没法这样做,只能把无视技能全开,她看我都不理她,有点恼怒,逼我转台不然今晚睡地板,我无言的看着任性的老婆大人,摸摸鼻子就把遥控器给她,到旁边去跟亲戚的小孩玩汤姆士小火车。

  过一会儿,她又跑来撒娇,问我是不是在生气,而我当下很专注地在组姪儿的变形金刚,所以只摸摸她的头说没有,她看我不是很热情的回应,误以为我在意刚刚的事情,於是就提出补偿办法,问我今晚可以舒服吗。

  其实老婆大人求爱非常正常,她求爱的比例甚至不比我低,但是让我眼睛一亮的原因是今晚,家里会住很多人,基本上是连客厅沙发都要睡人,依照经验可能还会有表弟妹跟我们拼一间,她也知道还这样问,无非是想来点刺激的。
  我雪亮的双眼看着她笑咪咪的样子……她的表情像是这个提议就像是等等要去吃消夜那样正常,但事实却是:老公,等等可以在旁边有人的时候打炮吗?……

  我放下金刚模型,咬耳朵问她:何不现在? 然后我就拉她上楼。

  才刚上了二楼,就看到小表姊坐在四个小P孩中间,陪他们玩玩具(整间都小孩……这是托儿所吗……)小姑姑看到我们超级高兴,要我们接班一下她想下楼吃东西,无可奈何我们只好先压抑欲火,换成我坐在孩子群中间顾他们,老婆大人则进房间当猫咪剷屎官。

  一楼的孩子们大概幼稚园或国小,不管是玩法还是玩具都比二楼的幼幼班有趣多了,这四个幼幼班甚至还有两个还没读幼稚园……我简直都快睡着了,幸好不一会儿老婆大人就出来拯救我,让我去沖个短凉,之后又换她去,我交接前还特地下楼找小姑姑,发现她跟着出去买50岚了……

  老婆大人沖凉出来后,她回到孩子堆中,继续发挥母爱照料大家,我突然灵机一动……嘿嘿

  我一个溜烟进房,又一个滑步登场,手里拿了一个玩具,一个儿童不宜的玩具。

  老婆大人看到玩具后惊讶的问我干嘛,我眼睛都邪笑到瞇成一条,装傻的说:现在是玩具时间阿~在我半推半就之下,老婆大人还真的就当场塞了跳蛋到小裤裤里,孩子们并不能理解小姑姑跟叔叔在干嘛,也没怎么在意我们。

  我开心的拿起遥控器,快慢快慢的换档,让小姑姑娇羞的八字坐在孩子中忍耐。有几个孩子比较贴心,想要关怀这位看起来不太舒服的姑姑,让老婆大人只能抱着小孩说没事,然后咬着牙忍耐。

  看着她羞耻的表情,我整个玩性大开,我跑到楼梯去查看,确定没人后,我把段数调高,让跳蛋频率维持在老婆大人有一点忍不住要呻吟的段数,现在可好玩了,孩子们渐渐都注意到姑姑时不时的娇喘(但他们不能理解娇喘的原因),她颤抖的坐到椅子上,M字开腿,把她害羞的样子都呈现在孩子面前。

  我重新加入他们,然后吆喝着孩子们把他们的注意力拉回来,放老婆大人在旁边享受一下,虽然时不时她娇喘的声音还是会分散大家注意力。才没一会儿,老婆大人满脸红潮,才刚洗完澡又满头汗,频频咬着下唇,诱人模样让我好想扑倒。於是乎我出了杀箸:我把遥控器交给了其中一个男孩,并且稍微展示了遥控器的使用与姑姑的反应之间的关系。

  ……不愧是学习力强的阶段,男孩一下子就知道这游戏该怎么玩,他以为是姑姑在跟他玩遥控机器人的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另一方面,姑姑发现自己被幼幼班的小孩羞耻的玩着,颜面都不知道摆哪,只能让下体的快感控制着她。我默默地拿起手机录下一段,暗自觉得我实在有点邪恶。(HAPPYNEWYEARMYDEAR~ )

  拍完录像,我蹲到老婆大人身旁,看她已经被玩到放弃抵抗,我恣意地牵起她一只手,轻碰着她露出小裤裤的阴部,想不到她就揉了起来,完全不管旁边有小孩。

  我立刻用身体阻挡孩子们的视线,赶紧跟他们说姑姑不太舒服,然后把老婆大人抱回房间。虽然玩得很开心,但我还是怕会给小孩造成不良的影响……更怕他们有朝一日讲话流利后会爆料……

  我把遥控器拿回来后,让老婆大人自己在房里解决,我陪着孩子们直到小姑姑回来交接后我才回房。

  回到房间,老婆大人看来已经舒服过了,光着下身趴在床上看手机,看我进门,怒瞪了我一眼,我笑着说谁让她阻止我看谢金燕……我边说边脱裤想要换我舒服时,听到外头小姑姑吆喝着说离倒数还有半小时,大人们要大家都下去,我赶紧出声回应,拉起裤子要重新穿上,却被老婆大人阻止了,她娇滴滴的样子问我,能不能……然后我就懂了

  确认外头没人后,我小心翼翼的带着老婆大人往楼上移动,一楼一楼的确认,直到上了顶楼,穿过神明厅,虔诚的我还先拜了拜,然后我们到了顶楼阳台,确认隔壁阳台也没人后,我脱了裤子坐到摇椅上,老婆大人也脱好就坐上来摇,摇啊摇,摇啊摇。

  直到剩下五分多钟,我们换了姿势,让老婆大人双手放在墙上,她只要稍微颠脚就能眺望楼下的大伙,我则在背后缓缓地推送,等到倒数喷发。不用等我问,老婆大人就问我能不能射在里面,我点头同意,这发除了跨年炮别具意义外,老婆大人也在危险期,不过这是我们共同的决定,所以也蛮期待后续消息的。
  随着大夥的倒数声与烟花四起的爆炸声,老婆大人也放心淫叫,以被满满注入精液的媚态迎接2018

  新年快乐……

  虽然我们两跨年炮经验十足,但是还是控制的不是很好,倒数完整整又快一分钟才出来,所以也没休息太久就得快点回到房间。而这是我们两跨年的经过,虽然不是特别史诗,但也符合我们两平日的情趣。

  ——————————————————————————————————-
  接下来我要分享的是本篇的正文了! 黄鼠狼给鸡拜年,黄鼠狼,指的是学长,鸡,指的是我,只不过我这只鸡是巴西斗鸡,黄鼠狼惹不起的那种……好啦没有啦,这样讲你们会以为是不是我修理了学长,他还没做出什么让我要修理他的事情啦。

  事儿得从刚刚跟老婆大人舒服完回房间开始说起。我们回到房间后,老婆大人像个大忙人似的回复千篇一律的新年祝福,我则只有兄弟们各自几通的祝贺电话(正妹的世界真好……),女郎们中的小TKK小G也有传讯息给我。

  当然我是先回KK的XD,回到一半,学长传给我的讯息打断了我与KK美好的时光,我滑开讯息看,这小子没事传讯息跟我祝福,我两也没啥交情,想必原因只有一个,我礼貌性的也回了讯息就没再留心。

  元旦早上,老婆大人早早就把我叫起来,说中午学长约了我们要吃饭,我睡眼惺忪加上一点点的起床气点缀,我不悦的说:他是谁啊……说要跟我吃饭我就得去喔……此话一出,被老婆大人K了头,我被K的满头问号。

  「他是想干你老婆,所以找机会要讨好你的人啦」

  !?!?!?!?

  这句话让我都醒了,我亲爱的宝贝怎么新年第一天就这么辛辣。

  老婆大人看我醒了,开心的说:就知道这样说你肯定醒很快,好啦快点不然要迟到了。话说完,她又飘回试衣间。

  出门前我端详了老婆大人的穿着,非常用心打扮,脸上妆发也毫不马虎,了解才知道原来除了学长,连他女朋友也会出席……ㄟㄟㄟㄟㄟㄟ等等,学长有女朋友!!?(老婆大人点点头,不明白我的惊讶)……

  那你还在跟他胡搞瞎搞……你都不怕惹事喔……老婆大人还没回应,我自己心里就回答了:哦也对,她又不是第一次招惹有妇之夫……她有的可是经验……
  吃饭的整个过程,我都在观察老婆大人跟学长这家伙,两人都很保守没有什么私下交流或者暧昧眼神,而在学长介绍我才知道,原来他女朋友是老婆大人的学姊……

  WTF长的还蛮漂亮的,学长很殷勤的让她女友跟我认识,我当下闪过:该不会是要当某种祭品= = 所以我还蛮保持距离的,礼貌性的跟对方聊天。
  整个饭局我防卫心都很强,特别是对学长,没办法,已经是在知道他所作所为都是为了干老婆大人的前提之下,原本他们还提议吃完饭要一起去走走,但我可一点都不想把新年第一天浪费在他们身上,我传了个求救短讯给阿B,他马上就打来,说有急事,我配合着演,然后就带老婆大人脱离这不怀好意的饭局……
  回程路上,老婆大人问我学长的表现怎么样,我无言的边开车边看她,我的表情大概就像这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就知道这是设计好的饭局……老婆大人尴尬的陪笑,说只是要讨我开心……我听了眼睛都要翻到后脑勺。我说老婆大人应该中立一点,弄得上下交相贼,学生监考官一起作弊是怎样。

  她听我这么比喻哈哈大笑,说她要怎么中立……我斜眼看她支吾。「……就想跟学长舒服咩……」她就这么说了,果然是平常直率的她

  (到这里大家别觉得意外,老粉丝都知道老婆大人现在,这么羞耻想跟谁%她可都是这么直接的讲的,这点我完全觉得OK,毕竟这是情趣的一部分)
  我假装没听到,继续开我的车,她忍受不了我无视她,就继续出招,手伸过来摸我的DD,说道:嘿嘿,果然果然,硬了吧~~(……= = ?哪有)她话说完,揉阿揉,不硬都被弄硬了。

  回到家后,家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打了电话找人,阿母才说大家一大团回阿骂家了。被丢包的我们在客厅看电视,阿B跟阿正某E说要过来陪我们打牌,还外带某E的两个妹妹。电话接完,老婆大人听到阿正要来,颗颗的笑。

  原来,老婆大人跟阿正打了个赌,赌我现在对寝取题材的抗性,刚好藉着这次学长邀约来测试。

  阿正打包票对他的大哥有信心,老婆大人则相信自己的魅力跟手法,两人打赌三千,而以我的整体反应来说,应该是阿正赢,於是老婆大人就在电话来之前,标了一只帝王蟹作为酬注。

  我听完脸色铁青,这两个我最宠的人竟敢玩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