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法女王安娜】【作者:jsparrow】
【魔法女王安娜】【作者:jsparrow】
字数:109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瑞尔魔法王国的女王安娜,向来以无双的魔法威震天下,乃是赫赫有名的魔法女王。安娜女王三大成名绝技「豪华大裂解」、「女王的惩罚」、「女王的救赎」之下,没有人哪怕是逃脱被俘的命运。而且安娜女王深谙权术,精于驭下,前代女王留下的大臣们也纷纷被她收服,沦为她的女奴。而那些胆敢与女王为敌的,更是被她逐渐击败,纷纷沦为俘虏。(瑞尔世界的传统是不刻意屠戮生灵,战胜者为王,战败者沦为俘虏、囚犯、奴隶不一而足,全看胜者心情)。魔法女王这个正统称号,现在变为女王的「独称」,女王之下,别无魔法,只余奴隶。
  注:女王的三大魔法解释如下:

  豪华大裂解:古老的大裂解术由于一旦成功,对方就被裂解为齑粉,而且成功率不高,不符合瑞尔世界的观念,逐渐失传。而安娜女王机缘巧合之下得到裂解术这个魔法,经过改良,成功率大大提升。一旦使出豪华大裂解,对方的所有的魔法物品全部损坏,同时在一段时间内隔断对方与世界魔力的沟通,这在瑞尔世界这个充满魔法的世界几乎无敌。

  女王的惩罚:一般在安娜女王释放出豪华大裂解成功后使用。称对方暂时无力使用魔法,女王释放出不可规避的惩罚:让对方的魔力燃烧至基础值,同时利用魔法燃烧释放的能量将对方的各个重要部位拘束住。对手的眼睛暂时失明,耳朵暂时被震动到无法听到声音,声带被压抑,无法吟唱咒语。双手被能量包裹,无法使用手势引导魔法,大臂、小臂被迫贴合,脚上同样被能量干扰,无法站立,而且双腿被迫折叠,整个人倒下来,在魔法能量的作用下被迫变成美人犬。而且对手魔法燃烧的速度直接影响她所受到的痛苦程度,曾经有一位让女王震怒的女大公曾被这一招打的涕泪俱下,下体失禁,丢进尊严,再也没脸担任大公爵位,被女王带回宫中调教为终身女犬。(女王并非将所有对手击败后都剥夺对方权利,一般只是将对方收为奴隶,确立主奴关系,仍然委以重用,女大公也算是撞在枪口上。不过安娜女王的调教水品与她的魔法水品同样有名,甚至有女魔法师刻意挑衅以求被女王收为终身奴隶。考虑到这一点,女大公失去了权利却得到了调教,也不能完全说是损失。)

  女王的救赎:安娜女王终极魔法,这个魔法专门针对强大的魔法师。众所周知,魔法是通过在冥想过程中通过调整自己的认知并且构建模型获取的,女王的魔法一旦使出,直接在对方的魔法模型上刻下不可消除的烙印,并且在对方的认知中留下强大、不可冒犯的主人形象。从魔法上,对方从此只能按照女王的允许释放魔法,而且能量的大小全由女王一念决定,;从心神上,由于这个魔法直接作用在魔法师对世界的认知中,所以对方无论何等强大,也会乖乖俯首,心甘情愿的成为女王的奴隶,从其喜怒哀乐全部只能取决于魔法女王的恩赐,至于想要获取高潮快感更是全凭女王的奖赏,别无他法。而且成为的奴隶还是终身性奴隶,不可能背叛。哪怕是受到控制术让她与女王为敌,她也只会因为认知紊乱而降低智商成为母狗或母马,而无法对女王出手。而且法力越强,与世界的沟通越深的女魔法师收的影响越大。

  此刻,击败与自己齐名、号称「北地之王」的贝拉女王的安娜正在宫中听取她的属下们的工作汇报。安娜女王懒洋洋的坐在她的豪华人形椅上,享受着女仆的按摩,足下是以前的女大公、现在的母狗菲儿正在亲密的舔着女王的高跟鞋,旁边回报问题的是名为王国宰相,实为女王胯下爱奴的拉瑞斯。

  由于不是在百姓前面向女王汇报,而是在宫中,所以拉瑞斯恢复了女奴的身份。此时的拉瑞斯脖子上戴着刻着女王名字的项圈,项圈下面则刻着「终生的、低贱的、性的、政务的女奴」字样,后面是她的名字。这代表者她是女王终生的奴隶,不能被赦免,同时也是低贱的,需要为女王进行性服务和政务上的服务。
  尽管这与她高贵的身份完全不相符,但拉瑞斯甘之如饴。这是一个项圈而已。
  拉瑞斯那丰满的一双乳房,在乳根被两个环紧紧箍住,乳头同样被箍住,当然刻有女王名字的乳环也是必不可少的,两个乳环之间用乳链锁住,女王的左手正没事,就顺手把玩,这让她的汇报变得艰难。至于下体,则被一个调教贞操带锁的紧紧地,全身唯一的布料就是双腿上的一双肉色丝袜,如果不考虑那双变态的高跟鞋的话倒是能舒服一点。当然了,手脚上都用锁链锁起来,以方便女王的需求。

  「女王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去王陵了,按照惯例,女王应该至少三个月去一次的」拉瑞斯这样向她的女主人建议道,「王陵吗?」女王心有所动,下手重了一点,拉瑞斯不免痛苦哀嚎了一声。「完了!」拉瑞斯熟知自己主人的恶趣味,不由哀叹,果然,女王威严的声音响起「拉瑞斯,作为宰相女奴,你居然在工作时分心,实在该罚,带她下去」。两个穿着和拉瑞斯差不多的女奴将拉瑞斯带下去,让她去享受她那痛并快乐的处罚去了。

  回过神来的女王突然觉得脚部有些异动,低头一看,原来是女犬菲儿乘着女主人不注意,偷偷用嘴叼下女主人的高跟鞋,正在用舌头亲密的舔舐女王穿着丝袜的脚尖。这位昔日强大的女大公、现在的母狗一点没有作为大公的尊严,她的头上戴着母狗头套,整个头套只有5个孔。

  两只眼睛能够被人看到,因为女王喜欢她的双眼,少见的蓝色让人印象深刻,不过也就是摆设,自从女王将她训成母狗之后,她的双眼就做了处理,只能看到很近的地方,不过今天这种场合,分清楚鞋子和袜子还是可以的,这才让她钻了空子。鼻子处有两个小孔,那是给她呼吸用的,当然加了限制,呼吸不会很痛快,不过做了这么久的母狗,她也习惯了。

  呼吸痛苦不要紧,像现在这样偷偷的尝尝女王的丝足才是享受。她的口中戴着口环,小口被迫张大,只有舌头可以露出。她的气管做了处理,与口腔不连通,无法使用嘴呼吸,以便舌头可以不受拘束的给女主人做深度按摩,这也是为何要给她开鼻子处呼吸孔的原因。至于耳朵,早早就被封起来,只在里面加了点东西可以让女王单独和她说话。至于其它部位,她全身上下都被一件皮质紧身衣拘束的紧紧地,完全贴合,只露出穿环的双乳吊在外面,以方便女主玩弄。双手戴着束缚手套,只能握着。

  不过即使不带手套他也没法使用,她的小臂和大臂被拘束在一起,除了用一个皮质套筒套起来外,还用皮带牢牢锁住,无法解开。皮质套筒在手肘处有厚厚的一层乳胶,一面她长期在地上爬伤到自己。同样的双脚、双腿做了类似的处理,让她只能用手肘、膝盖在地上爬。这是来自他自己的誓言「终生性奴隶、母狗菲儿发誓,自此成为主人的宠物,将身体和灵魂奉献给主人,从此手不得握,脚不得行,只用膝盖和手肘在主人的鞋边爬行,并且从此只要主人不愿意见的身体部位都牢牢束缚起来,只用眼睛、嘴侍奉主人。」还是安娜女王考虑菲儿成为母狗后魔力消退,无法使用身体呼吸,增加了鼻孔的开口,不然菲儿就被自己的誓言给憋死了。

  当然,女主人多了个没事用丝足夹住母狗鼻子的游戏。至于母狗菲儿的下体,当然也没有放过,一条金属贞操带正在威严的站岗,堪称忠诚的模范,不过它效忠的对象不是自己身体的主人,而是它主人的主人就是了。贞操带中,母狗下体的三个孔没有一个被放过,阴道尿道被装上了尿道塞兼震动器,阴道是调教振动棒,肛门中是一个肛塞兼振动棒,肛塞外部就是她的尾巴。这三个关卡的机关一起接出来,合在尾巴中,只有女主人按照一定的操作方法才能让母狗享受快乐,至于她自己或者别人碰到尾巴,快乐是没有,惩罚绝对不轻。

  这只忠犬,刚刚乘着主人听取汇报时偷偷的用舌头将高跟鞋从主人的丝足上推开,对于只能使用舌头的她来说这并不轻松,不能太轻,不然没办法脱下高跟鞋;也不能太重,否则会被主人发现责罚,其实事实上每次都会被发现就是了。
  只是作为一条快乐与否不在自己而在主人的母狗,她将舔舐主人的脚作为享受,虽然隔着丝袜,但丝袜的特殊口感也让她如痴如醉。也算是久经考验,经过多次练习,母狗成功的在女主人没有注意的条件下享受到自己的报酬,只是由于享受时冲动,这才让女主发现,而她现在还懵然不知。女主人也不打算重罚她,只是捏住她的尾巴,只是捏的地方略有不对,于是母狗突然发现体内的三个东西让她飘飘欲仙,只是还没有到高潮便被突如其来的电击打的哀嚎几声。

  女王刚才对母狗的玩弄改变了自己的坐姿,使得自己的下体稍稍向前运动了一点。下面的椅子突然伸出一条舌头,向自己主人的下体舔去,她的动作非常到位,这让女主很舒适,换了个更容易操作的姿势。下面的舌头受到这个激励,更是添得起劲。女王忍不住调笑了一把「堂堂的北地之王贝拉,女巫中的先知也会如此爱好舔阴吗?」原来女王下身所坐着的不是什么椅子,根本就是拿她刚刚打败的对手做座椅。

  这位此前与安娜齐名的魔法师在与安娜一场大战后,被安娜女王抓住机会连接着放了「豪华大裂解」、「女王的惩罚」、「女王的救赎」,变成了女王最忠实的奴隶。考虑到自己以前与主人齐名,这是大大的不敬,于是心甘情愿的成为主人的座椅,并接受了座椅和舔阴的调教。不愧是大魔法师,学习的非常快,现在的她甚至能让主人愿意坐下来接受服务,这可是拉瑞斯和菲儿等女奴想做而没有做到的,此前拉瑞斯心生嫉妒,借着自己的职权将自己做成椅子,准备取代贝拉,结果舔阴功力不足,被发现事情的女王好好惩罚了一番,这才老实下来。
  贝拉不仅舔阴功力好,而且心思机敏,为了能让主人留恋自己,她设计了这张椅子:她整个人被一件紧身衣牢牢禁锢住,整个人成一个大角度的L型,用被皮衣仅仅裹住的柔软的小腹和乳房给女主人充当肉垫,用被皮衣覆盖住的、肌肉紧绷的腿部给女主做靠背,手臂也没有闲着,弯曲过来给主人当扶手。在设计这款椅子的时候还出了一些小插曲:为了怕自己直接当肉垫躺在椅子上后因为自己太过舒适而忽视了给主人的服务,贝拉直接将自己的皮衣中嵌入几个棍子作为支撑,可是这样一来未免造型太差,于是贝拉就在自己已经很紧的拘束衣外面又套了一层,这样一来她自己就被约束的动弹不得;第二件事是因为贝拉作为安娜女王的椅子,为了避免女王被硌着,她就不能佩戴金属贞操带,而这与宫规不符,于是安娜就命人将一个菊勾卡入贝拉的后门中,并且与头发连接起来,这

 样还增加了椅子的承重能力;第三是贝拉在设计椅子时为了让自己能够合格
  的为女主服务,给自己施加了「熊之耐力」、「痛苦忍受」、「变形术」等法术,作为与安娜齐名的大法师,虽然被安娜施加了「女王的救赎」,但释放不违抗女王的法术还是能做到的,为此安娜大为震惊,考虑到奴隶不能自行施法,于是她先是控制了贝拉的施法能力,让她再没有自行施法的能力,后来又在贝拉身上施加了「永久变形」的法术,不出意外的话,贝拉以后就要给安娜做一辈子的椅子了。考虑到她在成为奴隶时曾发誓「以主人下体的液体为食」,倒也算是应誓,不算安娜刻薄。而贝拉现在的表现,显然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与女奴们的玩耍结束后,安娜想到拉瑞斯提到的探视王陵,决定去王陵一趟。心随意动,安娜已经身到王陵前。王陵外观与宫殿没有不同,只不过它的核心部分是建在地下,所以被称为陵。和一般人想的陵寝不同,瑞尔魔法王国的王陵并非埋葬先人所用。而是历代女王,在经历长时间的执政后,觉得无聊,于是主动退位,同时为了避免有人乱政,便自愿成为女太子的女奴。女太子登基后,不好真的将亲生母亲当成奴隶调教,于是将母亲好一番拘束,然后锁在王陵中的囚牢中,没有女王的允许,前女王能耐再大,也只能乖乖待在囚室之中无法挣脱。
  一般来说,在位的女王每三个月要前往探视历代先王,鉴于先王们都被拘束的牢牢地,而且没有外人,女王们可以随意玩弄。其中历代女王中以第八代女王尤拉最为勤快,每个月探望四次,每次众位先王都是被弄到筋疲力竭才会被放过。
  当然,作为代价,第九代女王对自己的母亲尤拉进行最最结实的捆绑拘束,算是给众位先王报仇。

  女王走进王陵内,所有的守卫、奴隶、没有被紧密拘束的奴隶,都以最恭敬的姿势跪下,向主人表示恭顺。安娜抬抬手,让她们各自去干正事,只留下几个亲随在旁边侍候。别看都是奴隶,奴隶也是有等级的,里面有诸位先王的臣子,在先王退位时自愿被炼制成魔法守卫,她们的地位就要高些,另外的就是俘虏,例如安娜击败贝拉,就将贝拉的旧部俘虏过来,变成守陵奴隶,她们的地位在臣子奴隶之下。

  所有的奴隶装束都是一样,身上穿着宫廷女奴装,一个金属项圈将她们的脖子紧紧锁住,然后是贞操乳罩和贞操带锁住奴隶的性器官,不让她们有高潮机会。
  而且贞操带在下体三个孔处没有可以让她们高潮的用具,只有几个小突起封住她们的几个空洞,并用魔法锁死,这样她们就不会流出液体弄脏地面。

  手脚上则锁着厚重的锁链,防止她们逃跑,不过但凡进来后成为奴隶的一般不会逃跑,所以只能算是一个身份的象征。腿上则是一条长靴,盖过大腿,靴子的高跟普遍在14cm以上。靴子里面能看到她们大腿上的近乎透明的灰色丝袜,不过靴子的上头与贞操带连着,她们不能解下来。手臂上也是戴着一双皮质手套,手套的末端一直延伸到肩膀,并锁在项圈上。她们的头上则统一带上头套,头套上漏出眼睛、嘴巴,鼻子处有一个小气孔。其余就没有了。头套是金属的,一次成型。奴隶在入王陵时带上金属头套,从此终身佩戴。

  为了区别身份,臣子们转化的奴隶的头套上根据他们的脸会产生一张面孔,以方便主人召唤,而其他的就没有面孔。金属头套的下部与项圈合上,并且焊死,成为永久性奴隶用具。奴隶的嘴上根据需要佩戴口球、马嚼子、口环等各种拘束用具。不过同样为了不弄脏地面,女奴们需要在嘴里塞上一双自己主人的丝袜,用魔法进行膨化,塞满整个嘴位置。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由于安娜喜欢养美女犬加上俘虏又多,所以她每天需要换多双丝袜——每个守陵女奴嘴里必须有主人的丝袜,不允许用别人的替代,这是女王的专有权利。为此,安娜的女奴中有很多就是每天忙着给她制造丝袜。

  王陵奴隶中有个特殊的奴隶忒尔,可以享有高潮的用具。她的贞操带和乳罩中有可以让她高潮的工具,当然也需要女王来许可,她自己是不能让自己高潮的,毕竟她是奴隶。她是第一代女王的奴隶,女王很宠她,在退位时看到心爱的臣子自愿陪伴自己时心生不忍,就给了她佩戴这些用具。不过后来的奴隶们就不准这么做,这是第二代女王规定的,为此她还给第一代女王定罪,在自己退位时将第一代女王拉到自己的囚室中,安置在自己的下身处用来给自己解闷,第一代女王自知理亏,乖乖听话。忒尔因此对王室感恩戴德,后面的奴隶都是她一手训练的,也都很忠诚。忒尔在别的奴隶起身后也起身,这是对王的尊重,但随即又跪下,仔仔细细的用嘴将女王刚才踩过的地方一一亲吻。然后才听话给女王带路。
  忘了说明,女奴们虽然嘴被拘束着,但是作为魔法处理过的生命,她们可以直接用声带发声。

  忒尔在一旁恭顺的引导女王安娜前进,低眉顺眼绝不逾越,直到安娜问了一句「这里怎么多了到墙?」,忒尔马上跪下来,向女王禀报「由于近来的女奴多了很多,调教不过来,为了防止她们闹事,就先将未曾训练的女奴穿上乳胶衣,筑城一道墙,这道墙透气,不怕憋死她们,将她们的头和身体都都在墙内,仅漏出臀部和乳房漏在墙的两边,很多女奴调教新人累了就靠着歇息,也算是解乏。」
  安娜一看果然如此,就懒得过问,只是随手选中一个乳房捏了一下,发现乳胶手感和皮衣别有不同,就考虑着出去后也找几个奴隶穿上乳胶衣,满足自己的手感需求。

  不过,女王今天来的目的不是欺负女奴,也不急者探视先王,她有一个人要先去看看。于是她摆摆手,让忒尔退下。然后心随意转,来到目的地。

  瑞尔魔法王国的女王,此刻降临到王陵地宫的地步,她来这里是为了来看看一个被她囚禁拘束于此的俘虏。站在囚室的门口,魔法金属构建的大门之上清晰的映照出女王精致的五官,而一身奢华而合体的女王装束,更是在显露出她傲人的身材之余平添威严。女王轻拂法杖,那无人能破的大门顿时打开,显露出里面的囚犯的身影来。

  只见女囚最外面罩着一件似是阿拉伯式妇女式的外衣。周身魔力锁链环绕,两条锁链从脖子处引出,两条锁链从手臂处引出,两条锁链从腰部引出,脚踝处引出四条锁链,锁在地上的环上,将脚踝固定住,让她无法移动脚。同时在下阴处引出一前一后引出两条锁链,看起来只要前后移动一点,带动的某些部位就能让被囚禁者痛不欲生,这些锁链将她牢牢固定,无法有丝毫的移动。这件红色外衣看起来非常厚,从外观上仅仅只能大约看出里面是一个女子的轮廓。整件衣服看起来非金非玉,却又华贵异常,而且上面布满金色花纹。正对胸前的,似乎一左一右各有两条东方古国的图腾巨龙的的纹理,正中一颗龙珠,龙珠所对的位置略微凸起,不愧是「双龙戏珠」。双乳之下,则是一个巨型的蝴蝶图像,蝶翼上托双乳,在腰部逐渐往里收,再从大腿往两侧逐渐延伸开来。奇的是这整个纹理分明是一只巨蝶,偏偏在肚脐处刻画出一个小小的太阳的形象,莫非内藏玄机?
  至于背后则是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图案,凤凰刻画的惟妙惟肖:凤凰沐火涅盘,双翅分张,翅膀尖上的翎羽从双肩处顺势画下,一直延伸至这个女人的小臂附近为止,凤凰的头、身则是在背上按比例一一描绘,而尾翎则在腰间蜿蜒曲折,一直延伸到小腿上。在女子的两瓣丰满的玉臀上,熊熊火焰势要燃尽这只凤凰,此画完全按照外衣包围出的轮廓缩小按比例画出,与被囚禁的女人的身体轮廓相得益彰,只是一点不足,双爪巨大,似是要牢牢擒住那两瓣玉臀。这些图形隔一段时间泛出深蓝色或者白色光芒。这件衣服在其它脸颊、耳后、手背、脚背等位置还各有花纹。纹理不一而论,整体却遵从被囚禁女子的身形勾勒出来,引人遐想。若是此地有男性出现,想必依然心神动摇。然后此处只有一位高傲的女王。
  女王并没有陷入这些景象太久,看了看后,手中魔杖轻摇,樱口吟唱咒语,顿时被囚禁女子的外衣绽放出红光,并逐渐退缩向女子身体里退却,至此才看到被囚者的全貌。这个女人的面容、身形竟然与女王极为相似,同样是世上少有的美女,而她的身体上则被画上了种种图案,这分明是刚才外衣上的纹理。原来刚才的外衣并非是一件凡物织成,而是这女囚的身上的纹理内中的魔法所化,平时像一件阿拉伯后宫妇女出行时穿的外套,隔绝女囚与外界魔力的解除,让她无法调动魔法,一身滔天修为却不能调动空间中的魔力半分,只有在得到解除咒语才能消去。这套纹理就是赫赫有名的「阿拉伯后宫禁魔装」,是由东部的沙漠帝国的酋长们专门用来对付被捕获后卖给他们的女性魔法师,纹理有一定要求,而图形不限。这东西最初是源于另一个时空中一群名为「红袍塞尔」的法师们使用在自己身上用来增强魔法的,后来不知道怎么变成了禁魔的魔法。这些看似刺青的图案完全依照女囚的玲珑曲线画出,不但不显得难看,反而让女子全身多了一种妖异之美。

  这样的绝世美女,此刻却被牢牢禁锢。头上戴着一个头套,将眼睛遮住,耳朵里塞入了耳塞,不解开的话她是无法听到声音的,鼻子里同样塞入了限制呼吸的鼻塞,口中自不必说,一个口罩让这位绝世美女无法发出任何声音,而且她那与女王相似的脸上,脸颊却大一点点,内中别有乾坤:一个舌头套将她的舌头套住,一直延伸到喉咙部位。而且舌头套上引出几根发光的纤细的锁链,分别于喉咙、脸颊上下左右、牙齿等位置的细环固定住,真不知道这些位置的细环是怎么打上去的。舌头套之下,可以看出女子的舌头上被镶嵌了几个金色发光的珠子,中间一颗较大,周边几颗以圆形排列在周围。这些珠子被舌头套紧紧压在舌头上,难以接触。牙齿上则带着软套,防止女囚咬牙自尽。但从那舌头套上的细小锁链所固定的位置都是人体柔软的部位来看,牙齿真的很难起到作用。至于空隙也没有放过,拿女王的丝袜填的满满的。

  女囚的脖子上套着一个泛出金属光芒的项圈,这个项圈从外表上看不出在哪里锁住的,项圈外表上刻画着繁杂的图案,项圈前后左右各有几个环,环上引出的锁链与其它禁锢用具相连:先从前面的环上引出三条锁链,连接到将女囚的双乳封锁住的贞操乳罩上,乳罩完全贴合双乳,连乳珠也完全贴合,像是给双乳上覆盖上一层半透明金属,两颗乳珠看起来也没有被放过,从根部用一个小环完全卡住,从小环上生出四股金属编织的锁链,与乳孔中长出的一朵金属玫瑰相连,将乳珠牢牢锁住。而且看起来那朵玫瑰是直接从乳孔中引出,不知道乳珠内部遭到了怎样的处理,想来并不好受。一条细小的锁链将两朵玫瑰的花蕊锁住,并且与项圈上引出的一根同样粗细的锁链连在一起。

  贞操乳罩两侧通过两条锁链连着一条束腰带,将女囚的腰部紧紧收住,但看起来并没有刻意收紧,仅仅是贴合。束腰带很宽,将整个腰部包裹的严严实实,仅在几个特定位置流出了几个用于锁链固定用的环,但偏偏露出了肚脐周边的一些肌肤。女囚的肚脐上看不到肚脐孔,而是一个发光的珠子,肚脐周边的肌肤上则也按照圆形镶嵌了几颗珠子。这些珠子的质地、样式与镶嵌在女子舌头上的珠子样式接近,只是尺寸大些。这些是禁锢女囚用的纹理的魔法驱动核心,它们通过抽取女囚身上产生的魔力来维持整个魔法,当女囚身上的魔法值达到一定程度时,便开始抽取并加固这件「阿拉伯后宫禁魔装」并发出金色光芒,而抽取到了一定值时则转化为白色,以便保留女囚的魔法基础,不让她彻底废掉。

  束腰之下则是贞操带,贞操带牢牢将女囚的下体禁锢住。贞操带上方通过前后左右两侧的锁链与束腰连成一体,贞操带在靠近下方的部位则引出两条锁链,与大腿上的环锁住,而后面同样引出两条锁链,仍然锁在大腿环上,且两个大腿环之间只有一个环扣相连,根本无法张开。贞操带外部都如此严防死守,内部又怎么会放松。女囚的阴唇被环绕着穿了一圈细碎的宝石,倘若解开贞操带来看,如梦似幻。这些宝石并非一个整体,而是由多个晶体生成的一个个细小的环状物,而且彼此通过锁链相连,将阴唇上了一道锁。阴唇的宝石锁链只是一道修饰,真正重要的是女囚的阴蒂。

  她的阴蒂看起来比正常人的要大一些,阴蒂整个被一个环包裹住,让一部分阴蒂结构被卡住,无法缩回。然后也伸出四股锁链,锁链与阴蒂顶端的一颗珠子的外面的小环相连,这颗珠子被镶嵌到她的阴蒂头上,整整嵌入了一半有余,珠子最大的外径上用一个小环包住,小环上还有四个细小的锁链孔,与刚才所说的伸出的四根锁链相连。在阴蒂包裹环与阴蒂珠之间,则是圆形排列的一圈小珠子,同样直接镶嵌在阴蒂上。这些珠子与舌头上、肚脐上的珠子一起构成禁锢女囚的魔法核心来源。

  这只是阴部的禁锢,女囚的尿道没有被饶过,里面的尿道塞经过魔法处理,并不贴合尿道却又始终与尿道周变软肉保留一丁点间隙,而且无论女囚怎么努力,这种间隙都不会消除,除非她的女主人也就是女王想让这个东西刺激到她的尿道。
  但如果以为这样就能排泄出去的话那就是想当然罢了。尿道塞与女囚肉体内部的魔力形成力场,让液体在尿道塞周围旋转,而不能漏一滴出去。这样一来,女囚的尿道要受到憋尿和液体旋转带来的双重刺激。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么女囚可能还能好受点,但尿道塞可不仅仅只有这点功能。

  液体旋转时会产生能量,这些能量储存在尿道塞中,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会迅速释放,对尿道进行加热,此时尿道内又热又痒又憋闷;能量释放完毕后,尿道塞为了维持力场所需能量,会急速从尿道内抽取热量进行能量补充,在刚才的热力冲击后,女囚还没有缓过来,很快又得接受又冷又痒又憋闷的刺激这种痛苦足以让女囚涕泪具下,从这个角度来说,给女囚带上口罩、眼罩和鼻塞到是很有先见之明,否则如此绝色涕泪齐下,未免大煞风景。

  不过鉴于目前她的主人是女王而非男性,以后会不会为了想调笑她而改用可以看到她涕泪交流的拘束用具就很难说了,这个全凭她的女主人的心情。尿道塞尚且如此可拍,肛门内自然也差不到那里去。肛门从外表看不出任何塞入物的痕迹,但只要女王用她的玉手握住她的女囚的双臀分开,便可看到里面的金属状的肛塞。

  原来女王并不希望将女囚的肛门撑得大大的,突然破坏了她的美丽。但这只是表示表面不会有损伤,身体里面可就不这样了(口部的拘束也是出于这种心思)。这个看起来只是末端做了个菊花状的肛塞,其实不只是一根棒子。它的外廓的质地非常柔软,与肛门紧紧贴合,一直延伸到肠道,细看会发现肛塞外廓上凹凸不平,凹进去的地方向肛门内伸出突触,刺进肉里,而凸出的地方则是将肛门内的软肉吸出,牢牢封死在肛塞的凸起之中之中,

  这样一来,无论女囚有多强的能耐,也无法在没有女王的允许下拿出肛塞(魔法物品有解除咒语),这些东西可不仅仅是摆设,而是自行形成不断改变方向和场强的力场,它能将人体的排泄物变成分子,再自行处理,不让人体产生任何排泄物,并且利用这种力量将人体的化学物质转化为香水味,从而让女囚永远周身香气环绕。而肛塞内部则是类似尿道塞的放大体,当有需要时,它会与外廓包裹住的软肉接触,一个震动物体同时触碰到肛塞外廓包裹住的无数个小小的软肉包裹点,形成的巨大刺激足以让女囚丧失一切感官。

  而如果女王有需要,可以让尿道塞、阴蒂环及阴蒂珠、肛塞三者的能量形成共振,在这种剧烈刺激下,任你是何等强大的人物,也只能乖乖倒下,任人欺凌。这些是贞操带里面的奥秘。

  贞操带再往下是大腿环,刚才已经介绍过。小腿上也扣有小腿环,小腿环之间的锁链稍微长点,但也长的有限,这样一来女囚的移动速度就很有限了。不过考虑到她是被囚禁着的,也就理所当然。大腿环与小腿环之间仍然通过锁链相连。
  再往下小腿环上的锁链连着女囚脚踝上锁着的脚环,脚环除了锁在小腿环上外,并没有空闲出来。而是向前延伸出两条较粗的锁链和五条较细的锁链,向后也延伸出三条锁链。这些较粗的锁链与女囚脚底的一个近似金属高跟鞋鞋底的结构相连,将女囚的脚牢牢固定在这恐怖的高跟鞋上,16cm的鞋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而五根细小的锁链则是锁在五个脚趾的环上,五个脚趾环也通过细小锁链连着。另外,每个脚趾环还引出一根锁链连在鞋上,这样一来女囚的脚就被锁死了。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就不对女王的心思了,女王不希望这个囚犯的体外进行种种难看的改造,不代表也会排斥增加美感的改造:女囚的五个脚趾甲上,都被残酷的镶嵌了一朵小小的十二瓣莲花,每隔一个莲花瓣,从莲花瓣的末端引出一根细小锁链,与脚趾环仅仅扣住,如此一来脚趾也被牢固束缚。本来16cm的高跟鞋就让女囚的脚趾难以承受,如今在脚趾上还嵌入这般物件,简直痛不欲生。
  再看刚才没有提到的手臂,大臂和小臂上都有臂环,分别锁在贞操乳罩和束腰上,而手腕部位同样锁上了手环,并将一双玉手牢牢拘束在贞操带上。四根手指的下面两节各锁死了一个手指环,手指环与手腕上的手环相连,同时又与手上的拇指环相扣,让手指无法分开。手指甲上做了与脚部同样的处理,只不过样式变为了蔷薇花。与脚趾的处理的另外不同之处是手指甲上的蔷薇花除了锁在手指环上外,还用很短的链子锁在手腕环上,让手指完全无法伸出。十指连心,脚趾的处理已显狠辣,而手指甲的处理更显酷烈,手指甲的链子比起完全锁住到手指不能动弹的位置略长,作为全身唯一能动弹的部位,只要一动就会牵连到手指甲上的蔷薇花镶嵌物,带来的痛苦让人难以承受。

  不愿让眼前的囚犯破一点肌肤,却又如此严酷而残忍的拘禁她,要么老实忍拘束,不能动弹一点,要么就忍受剧痛。女王的心思究竟为何?女王自己也难以说清楚自己的感受,但看到面前这个被囚禁拘束到无法动弹的奴隶,却又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摸这个女奴的脸,「妹妹」。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