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意外破了处男身】(完)【作者:comingcoming】
【意外破了处男身】(完)【作者:comingcoming】
字数:43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我的小骆驼)

  大学报到单寄到家,老爸才发现我没有填医科,当下打断三只扫把,要我跪在客厅思过,直到今早他出门,妈妈才带着我去她死党的家。敏姨是妈妈的高中死党,一文一理的资优生,却被爸爸跟他的朋友,接连破了身。

  敏姨高二下就怀孕休学,妈妈则是高三寒假怀上我,勉强念完高中。

  敏姨很辛苦,一连生下四个女生的她被夫家嫌弃,若不是她背后娘家也是不小家族,只怕也早就被休了。到时她家四姐妹都跟我很好,直到我国小时,她们举家搬到国外,才断了连续。最近,因为她老公准备接任国内地区医院副院长(空降)

  她先回来打理。

  见到敏姨不自主的眼睛一亮,跟妈妈一样是36岁的年纪,岁月却没在两人身上落下痕迹,同样是高挑168的身高,白皙皮肤,妈妈是32E,敏姨明显更大了一些。我脸红躲到妈妈身后,妈妈将我推到前面,说:几年不见,乾妈都不认得了吗?没错,因为,她一直生不出男生曾想认我当乾儿子,但他老公反对,后来就不了了之。私下见面时,还是要我叫她乾妈。

  我已经身高185,由上往下可以清楚看到乾妈U领下深深乳沟,我脸红的说:乾妈。敏姨一把将我抱着,说:好儿子。我的阳具勃起,被她大腿根压着,她顿了一下,我急忙抽身想后退。敏姨感受我的退意,将我抱的更紧。她的手臂压到我背上伤口,我轻喊一声:痛。

  两人急忙带我进房,在客厅沙发上,我被她们扒了只剩内裤。急忙用手遮着,敏姨没在意,她盯着我的伤口说:姐夫也太狠了。妈妈说:我家就这个男的,他重男轻女,另外两个女儿都说要念医科。他也不在乎。别说这个了,这小子就在你这躲几天,没问题吧!敏姨笑说:他下个月才会回来,也不知道会不会回家住。妈妈边帮我擦药边问:他还是一样?敏姨笑说:是啊!外面都找了8个,生了6个女儿,还不肯去检查。敏姨边喂我吃饭边说。跪了一天,饿了一天的我,不知不觉睡着了。

  梦中的我,跟心仪已久的学姊终成男女朋友,只是她一直死守防线。一天,她在我的宿舍里,与我嬉戏,说:追到我就让你亲。我想起了死党搞定她女友的办法,开始追着学姊跑。烦耶!学姊身手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好,总差一点却连衣服都没碰到。终於发现一个机会,我抱到学姊的大腿,将她扑倒在纯白的大床上。
  扑倒时我脑子也晃了一下,有点晕。左手一捞。是学姊穿着长裙的大腿,她什么时候坐着了,不管了,我高声说:我要亲这里。我将头埋入学姊的裙内,顺手脱掉紧存我的内裤,另一手则拨开她的内裤,舔起她的阴核阴户。喔!喔!喔!喔!学姊的喘息声让我更性奋了。双手将她的丝质内裤撕破,舌头像只滑溜的蚯蚓,在她下体翻动。我渐渐清醒了,这双腿比学姊的纤细许多,一样的紧实。是……宝贝别再舔了,我受不了了。女体激烈颤抖,我张嘴将小穴整个含住一股微甜的激流喷入我的嘴中,舌尖舔尽蜜穴上残留的汁液。女体又微微颤抖,我却不敢动了。

  世上会叫我宝贝的人不多,现在唯一的可能是……妈妈起身,裙摆脱离我的头,我立刻跪坐在床上,等着听训。果然妈一下床就问:跟学姊做过爱了?我低着头说:还不是男女朋友。妈继续问:上几垒了?我说:亲嘴。妈有点无奈的说:都亲了,还不是男女朋友?我不是跟你说过,喜欢就带回来给我们看,家里一脉单传,等你开枝散叶。我扁扁嘴说:我都还是处男,怎么开枝散叶。

  妈妈笑道:你床下那么多A漫A书,我还以为你跟你爸一样,高中就是千人斩。她由旅行袋拿出两条大毛巾铺在床上。

  铺好后,她走到我的旁边,背对我说,帮我拉下拉炼。我一下子傻了,直到她将我的手按在拉炼上说:叫我小骆驼。我拉下小骆驼的拉炼,白色连身裙随之落在地毯上,她转过头说:我是你的小骆驼老师。我要教你怎么做爱。她伸手握住半软的阳具,温柔的轻握,它一下硬了。我抬头看小骆驼,不……她是我妈呀!她身上只剩下浅粉红的奶罩,双颊桃红。我性奋起来,最后挣扎的问:乾妈在家呀!小骆驼轻轻一笑,说:你乾妈去买补品给你补身体,刚才出门,没有一两小时回不来。说话同时,她同时脱下奶罩。粉红的乳头,微翘的乳房。

  小骆驼仰躺在大毛巾上,将腿成M字打开的说:不要粗暴,但也不能让女生等喔!美丽花径隐藏在薄薄阴毛里,阴毛明显沾湿。我趴了上去,身体紧张跟性奋交杂,不停发抖 .小骆驼再次握着阳根,说:应该是由亲嘴开始,便宜你了。说完便拉着阳具送进她的阴户里,温暖湿滑的妙穴,让我阳具又大了一些。小骆驼用空着的手敲了我的胸口说,好坏。太可爱了。我仿照A片动作,ˇ大力抽插。才第三次进入,我就已经受不了了,精液喷发进小骆驼的熟女嫩穴中。

  我居然是快枪侠,没脸见人了。虽然射精很爽,但早泄让我没脸再干,就要拔出起身,却被小骆驼抱紧,她说:没关系。她与我换了位置,半软的阳具,由妙穴滑出。小骆驼轻轻坐在我的身上,让湿透的阴毛磨擦着阳具,她拉了我的手按上她的32E,带着我的手由外向内揉捏她的乳房。她说:宝贝,小骆驼是我高中的绰号,不单单因我姓骆,最重要的理由是,它们很挺。我曾经很讨厌这个绰号,因为这个绰号,我……妈妈流下眼泪。我松开手,按着她的背坐起。将她抱在怀里,她定定神,笑了。继续说:可是我现在却很喜欢这个绰号,因为从你高一开始,就三不五时偷看我的胸部对吗?她笑笑喵了我一眼,又说:我还知道你会趁假日我出门,偷拿我的奶罩打手枪,还会在你爹不在时,半夜躲在柜子里,偷看我的睡姿。我的阳具闻言勃起,她惊喜道:年轻就是好,哦哦!

  我的阳具又被收入她的湿滑阴道,看着小骆驼舒服的表情,我更大了。突然感觉龟头突入一个圈圈。小骆驼身软趴在我的身上说:进去了,好深好深。感觉那个圈圈锁住龟头下的阳具,小骆驼不断推动她的臀部,前进后退。她的速度越来越快,我忍住射出的想法,手舌不停攻佔她的乳房颈间。宝贝,宝贝,我不行了,嗯!嗯!嗯!喔!喔!喔!小骆驼紧紧抱着我,淫水像潮水般涌出。突起的乳头与我胸膛零距离磨擦。在她高潮即将平息,我将她压倒回床上,用力的抽插。
  小骆驼双手掐住我的手臂,舒服的说不出话。我最后一轰,龟头再次穿过圈圈,精液迸发出来。

  我一阵晕眩,趴倒在驼峰上。

             (二、突袭乾妈)

  不知睡了多久,有人摇动我的手臂,说:宝贝,中午了,起来吃午餐了。
  感觉那人坐在床边,我左手把床单一掀,赤裸的身体将她抱着压在床上。ㄠ龟头顶住她的运动形超短裤,头埋在她的双乳间。完蛋,这个味道是,乾妈???
  乾妈笑着将我推开,说:做春梦了吗?她将我的衣服丢给我,说:中午了,下来吃饭。随即转身下楼。

  穿好衣服下楼时,客厅的矮桌已佈满食物,乾妈在半开厨房里,听到我下到一楼,没回头的说:桌上你先吃,我在弄你的奶油龙虾。我由后方窥视乾妈,刚干过穴的阳具又勃起了。白色的极短运动裤,展现她纤细修长的美腿,细肩带的白色上衣,里面深蓝的奶罩完全透出,至少是F吧!窗外撒下的日光,映照在她白皙的童颜上,若穿上高中制服,说她是高中生应该也不会有人怀疑。她很快搞定龙虾,一回头看我还停在楼梯口,笑说:还等什么?

  两人坐在地毯上呈90度围在矮桌吃饭,不可避免的脚碰在一起,好弹好嫩. 乾妈问着我跟学姊的事情,但我的心思都跑到她的身上,咫尺间的距离,我可以闻到她身上诱人的幽香,与美丽的小骆驼不同,乾妈是甜美形的,配上细肩带下的U领,随着她低头稍稍打开,深深的乳沟。一餐吃下来,我根本不敢动,怕被发现我短裤下勃到发痛的阳具。

  收拾完餐盘乾妈又回到位置上,她犹豫了一下,握起我的手说: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跟你的身世有关。我笑笑说:我不是妈亲生的?她的身体一震说:不,你是你妈亲生的,但不是她的孩子。换我傻了。乾妈继续说:当年你爸跟老李联手在体育用品室强暴了我,后来将我带到隔壁的保健室,保健室护士早已被他们控制了,老李干着而你爸则干着护士。

  由於已经是下课时间,你妈咪来找我,经过保健室。你爸听到你妈的声音,就要护士骗你妈进来。一进来她就被你爸跟护士,连手扒光,在我面前被你爸强奸。我轻抱着微微颤抖的乾妈,她定定神继续说:你妈咪家也是一个庞大的西医家族。当晚你妈就告诉你外公,自己被强暴的事,谁知你外公没有帮你妈讨公道,反而跟你妈说:你爸家是老中医世家,她们要稳,就要靠你爸。因为你妈咪卵子异常,不易受孕。你外公还买了一个当时当红女星的卵子,配合下药你爸。才有了你,我虽先你妈怀孕,却也是因为你妈向你爸求情,向老李家施压,他才娶了我。我不禁问:那我两个妹妹?乾妈说:是,你妈看你太孤单,求你外公再搞出来的。

  乾妈轻轻将我推开,定眼看着我说:你跟你妈咪做爱我都看到了,这也许是对她最好的抚慰。但是如果被人发现,她就完蛋了,你知道吗?我的眼泪涌出,哭着说:那怎么办?伸手将乾妈再次抱住。乾妈叹叹气说:我来跟骆姐说,先用我这吧!我之前物色的几个透天物件,我再问问是否还在,只是你自己也要开始找真正女朋友,只有你也有了儿子,才能跟你爸叫板。

  要把这当成我跟骆驼的淫窟?乾妈也太好了,该不会她还想看。感受她靠在我身上浑圆的大奶,我忍不住亲了她的嘴,说:谢谢乾妈。未等她反应,我已经将她抱起,进到客厅旁的主卧里,将她放到床上时,顺手将她的内裤同运动短裤扯下。你要做什么?乾妈急忙起身想离开,我吻上她的樱桃小嘴,再次压她上床。乾妈推着我的胸膛说:不可以,我脱去裤子露出宏伟的阳具个。

  乾妈傻了,我藉机分开她的双腿,用舌头舔开她的白虎嫩穴,舌尖深入她的嫩穴,食指则在她阴核不停轻轻抚摸,很快的推着我头部的双手停下,要我停下的呼声也消失,剩下的是乾妈轻轻的呻吟跟不断涌出的淫水。

  她的身体开始紧绷,我离开她的白虎,将上衣脱去,将龟头卡住妙穴。乾妈稍微缓过气来,她说:儿啊!这是乱伦啊!我将细肩带下拉,两只手由上深入她的深蓝3/ 4罩杯中,丰满又有弹力的美乳居然让我握不满,一手抽出直接解开她的奶罩后扣。她的双手紧紧抓着她的奶罩,我用阳具向阴核轻轻磨着,乾妈一下就软了。33G,看见我检视她的size,她羞红了脸。我将手上胸罩抛开,含着她上翘的粉红乳头,边舔边说:乾妈,你好美,让我安慰你吧!丰满的G奶充满着弹性,一揉一舔间,我不停问着:乾妈,好不好,好不好。喔!喔!喔!哦哦哦!乾妈轻拍我的肩膀说:宝贝停一停,我要不行了。我抬头看着甜美的乾妈,说:乾妈,可以吗?她轻声说:还叫我妈,你小时候怎么叫我的。

  我笑了,叫:敏姐姐,我要你。一只纤细小手扶起阳具,我性奋的在她带领下用力一插,也许是许久没干了,敏姐姐阴道比小骆驼更湿更紧。随着我的插入,敏姐姐双手推着我的胸口,直说:太大,太大了。

  慢点,慢点。我直到突破子宫颈才停下,敏姐姐早已全身颤抖,被我推上一次。真没想到今天才破处男身立刻可以吃到两个美丽的轻熟女。看着敏姐姐晃动G奶,我也想爽了,揉着白皙的G奶下缘,我说:我想动一动。敏姐姐看着我说:吻我,之后随便你。我吻上她的嘴,将舌头深入与她的交缠,下体开始暴风般的冲刺。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