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在军中休假时的泄慾女人是心理谘询师的母亲
我在军中休假时的泄慾女人是心理谘询师的母亲
 今天洞八放假回家,一路上跟着同样是受宪训弟兄聊天,身为忠贞的宪兵,虽然才刚到林口宪校受训没多久,不过已经非常了解「忠贞」两字的意思。公车上闲聊时,朋友一直说憋了一个礼拜,硬的受不了,说等等回家要「清枪开始,清枪蹲下」,我们这群菜兵听了都笑了,是男阿,谁没性慾阿?
-
-  有女朋友说要疯狂打炮,有的还说不给碰,还有的说要一起揪团去酒店,甚至还要去炮房,我心中暗想,那我呢?我浅浅一笑,我已经很久没有打手枪了,因为家中有个女人,只要我要求,她就会用那纤细的手指,柔软温热的掌心,虎口环住我龟头下缘,轻轻握住我的肉棒,拿捏力道洽大好处,一上一下,性慾的起伏有浅至深、由低至高。
--
时而左手抚摸阴囊刺激,时而右手加快速度套弄阳具,等肉棒整个醒过来了,约呈现八分硬度的时候,我用手固定女人的头部,拖住后脑勺,往我私处下压,将龟头在女人的朱唇贝齿上,沿着脸颊摩至嘴唇,不停的在嘴角蹭弄,用眼神示意女人替我口交。这时女人半跪在地上,我将肉棒挺了起来,对着女人鼻尖下方的鼻口,让他闻着我龟头的腥臭味。
-
-  女人眉头皱了皱,眼睛露出不大愿意的眼神,可是在我的强迫下,只好将嘴轻轻张开,伸出舌头,在我龟头一圈又一圈的舔,沿着我肉棒根处,像吃冰淇淋一样的舔了上来,轻轻的含住我的龟头,龟头在嘴唇的包覆下,更是硬的涨大且炙热。忽然我硬是压着女人的后脑,腰部用力往前,将肉棒整个灌入女人的口腔,龟头整个顶到深处喉咙。
-
-  女人因为整根灌入嘴巴的关析,嘴巴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女人的双手推着我的阴毛大腿处,想要离开我的控制,头不停的左右扭动,肉棒在温热的口腔,不停的摩擦,让我享受这强逼口交之快感,忽然我放开双手,女人终于挣脱,大口呼吸喘了几下,嘴巴嘴角都是唾液,眼神还带有一点恨意,很可惜,我又在一次将阴茎塞入女人的口腔,不停的前后抽动。-
-
女人知道我肉棒已经全硬了,在抵抗也没啥用处,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我赶快射出精液,只好头部不停的前后摆动,嘴巴开始大力吸吮我的肉棒,阳具被口腔这样用力吸,爽度简直满点,难怪有人说口交是一种简单能最快发泄性慾的方法,这点我时在认同。女人用手环住我的肉棒根处,不停的吸、吹、舔、含,像一个完全替我服侍的女仆,我的肉棒微微跳动。
-
-  此刻女人加快速度,忽然我将女人头部压住,龟头顶在喉头,肉棒不停颤抖,将浓精一股一股的射入口腔,最后将肉棒拔出,要女人替我舔乾净,我爽得快要脚软,看着女人舔乾净我的肉棒,随即走去厕所漱口清洗口腔,那女人的肉臀一扭一扭,看的我性慾在起,当然,口交怎可能满足我,呵呵。-
-
不用说,这女人就是我的母亲,我想着每次休假回家,我都一定先要母亲帮我口交,积了这麽浓的精液,当然要给母亲好好补一补阿。当我意淫完了上礼拜的口交后,此刻我的站到了,我跟同梯的挥挥手道别,挺着半勃的肉棒,准备回家一尝母亲那鲜美的性慾肉体,相信母亲也忍很久了吧?-

-  其实我一开对乱伦是没啥想过,因为我也没交过女朋友,对于性事总是想要做爱,却只能打手枪。直到我入伍后,那种性慾想要发泄想法越来越强,竟然开始对母亲意淫,不过乱伦这种事,母亲怎可能愿意,不过在此我要先说一下,我与母亲的淫事只是巧合,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母亲,你们就会了解为何母亲会愿意替我纵慾。-

-  母亲身高约一六二,一头长卷发,体型属于娇小玲珑,胸部不大,约B罩杯,可是蛮挺的,重点是下半身,我觉得母亲在年轻个十几二十岁,牛仔裤的广告该找母亲去拍,母亲的腿长,屁股又翘又挺,形状跟水蜜桃一样,没有外扩而且圆润丰满,可惜已经四十初了,所以有一点点下垂,不过跟那些同年纪的欧巴桑相比,简直是把轻熟女跟菜市场妈妈互相比较,母亲当然是属于轻熟女。-
-
母亲为何会打扮呢?原因是职业问题,母亲是心理谘询师,在某医院担任讲师,偶尔会去各个地方演讲,像是人际关析拉,自杀防治之类的,而母亲偏向于心理治疗,你们说一定会想说,这种心理医生会不会常常帮患者打手枪,或者是口交,甚至是做爱解决心理疾病,我说你们别被那些A片给影响了,那根本不可能。
--
私人诊所我不清楚,不过那种医院,你敢在心里医生面前露出肉棒,或者是做猥亵动作的话,马上外面警卫就过来了,医院是不是有精神科?不用说,直接拉过去做治疗,多方便阿。我也问过母亲有没有遇过变态患者,当然有,不过这种会让男医生来处理,不会让女医生来治疗,母亲为了维持医生的形象,又常常必须要去个地方讲习,所以基本的打扮也不能太差。-

-  所以母亲整体来说,算是走在路上,会让男人多看几眼的那种女性,一双双眼皮大眼,喜欢素颜,只有上班才会上淡妆,在医院都身穿白色医生袍,里面穿白色整套的上衣,下裤属于长裤,而母亲因为腰比较细,所以穿的裤子就不会太大件,这说明什麽?这代表母亲的白色裤子,整个水蜜桃肉臀白色下裤撑了起来,大腿和小腿的纤细,让母亲在医院被吃过的豆腐不知有多少了。
--
我最爱母亲在医院的样子,一头波浪长发绑成马尾,浏海中线左右拨开,后面的马尾事长波浪状,胸部因为上衣是属于医生上衣,女性的上衣胸部的地方有特别缝过,会变成将胸部给托起,外面再套个医生袍,母亲说他都几乎穿着医生袍,怕别人一直盯着她的屁股看,母亲不喜欢这种被别人视奸的感觉,觉得很恶心。-
-
在说到我吧,新训的生活让我觉得还好,只不过每天看的都是男生,有性慾都搞到没性慾了,母亲身为心理医生,当然会关心自己的儿子,而母亲一直很在意我的「女友」情况,哀,人帅女人自然来,人不怎麽样就不用说了,其实我也觉得没差,倒是母亲非常在意我的「私生活」。
-
-  在当兵的的时候,好不容撑到放假,回家终于有时间能够打手枪,那知母亲正好回来,看到自己的儿子做这种事,竟然还装的很正经,要我别太过度,而闲聊时,我也毫不避讳说当兵最苦的是,「屌硬不敢打、打把怕脱靶」,母亲听了只好笑笑的,而父亲呢?两个字,跟别的女人风流去了,早在我大一时,母亲签了离婚证书,直到现在我一直都跟母亲居住。
-
-  其他弟妹?我可以不要介绍的太详细吗,毕竟是我个人隐私,谢谢。当我每次在军中睡觉的时候,常常因为睡不着,就开始意淫母亲的身体,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载母亲下班,而母亲看我来载她,乾脆连医生袍都不换了,直到坐上机车,看着母亲的心理医生的模样,我心中竟然开始产生一种想法,如果我用暗示的方法,希望母亲用心里医生的角度来替我治疗的话。-

-  说不定母亲会愿意帮我纵慾?仔细想想又觉得很扯,毕竟是自己的母亲,乱伦怎麽可能阿,但是当看到母亲那翘臀的屁股,让我总是忍不住的又想尻个一枪,妈的,还真是令我为难。但是对母亲的淫意越来越强,从偷拿母亲的内衣裤打手枪,这也是我为何知道母亲的罩杯大小的原因,还有母亲去学校演讲时,穿的肉色丝袜,感觉很棒阿。-

-  常常有意无意的暗示母亲,例如说,母亲「儿子,刚放假回来等等回家想干嘛阿?」,我「妈……你也知道的阿,都忍了一个礼拜了,回家当然先爽一下拉」,母亲「爽?爽什麽阿」,我「唉又,就是男生都会做的事阿……」,这时母亲会顿了一下才明白「你也真是的……不先吃饭阿?一回家就这麽急」,我「妈,拜托,我可是先过来载你耶……不然我早就已经,呵呵」,母亲笑着说「有忍的这麽夸张阿?」。-

-  我「妈,你不信?,不然你摸摸看阿」,母亲用手垂了我一下说「开这种玩笑,没大没小,你忘了我是医生的说」,我「就是因为妈是医生,才要帮我解决阿」,母亲「……这……你自己解决就好啦」,我「妈……其实我,最近一直意淫母亲的身体……」,母亲「我希望你能正常一点,我不能帮你解决好吗?」,我「但是……妈,我当兵真憋的很难受阿」。
--
母亲「你应该可以……自己弄出来吧」,此时我弧的说「一开始是可以拉,但是当兵每次久久才放假,每次自己弄都越弄越久,害我都点想要跟同梯的去……」,母亲「去哪?」,我「就是去那些情色场所阿……」,母亲「我希望你好好爱护你自己的身体,去那种地方只会害了你」,我「我知道阿,所以我才想问当医生的妈妈你阿,我的真的好硬喔」。-

-  每次跟母亲讨论到最后,母亲都会选择沉默,会乾脆不了了之,我知道,母亲要帮自己的儿子打手枪,这种背的道德的事情,哪这麽容易跨过去。在家的时候,我开始有意无意的挺着肉棒,在自己的房间走来走去,而母亲会不小心看到,但也没说什麽。 有次我出去回家后,看到母亲在换灯泡,母亲踩着矮板凳,吃力的换着灯泡。
--
我走过去,笑说我来换好了,母亲轻笑说「我都换到剩最后一个了,你才回来,不用啦,我自己换就可以了」,我说「那我帮妈扶住腰和板凳,妈你小心一点」,我盯着母亲的肉臀,不停的左右扭动,从下边看着母亲的北半球乳房,顿时我的肉棒瞬间就硬了,空气中都是母亲那迷人体香,我偷偷的用脚,假装不小心踢的板凳的一边,母亲一个不稳,我赶紧两手脱祝母亲的水蜜桃肉臀。
--
在母亲跌下时,那柔软的翘臀手感,我的手指还从母亲的股沟往下,顶住母亲的蜜穴,我两手搂着母亲娇小的身躯,两手不安分的抚摸的母亲的肉臀,手指还偷偷的刮搔着肉穴外面,母亲发现我的异样,赶紧起身,要我换灯泡,我站了起来,背着母亲换灯泡,母亲要我小心一点,我看着我勃起的肉棒,将整个短裤的撑了起来,换完灯泡,我决定转身,将肉棒挺出,让母亲大眼直接近距离看的我的阴茎。-

-  母亲先是愣了一下,想说什麽却又停了下来,欲言又止,母亲想要转身离去,我一个后背熊抱母亲,两手环过母亲的手臂,让母亲的手无法动,将肉棒直接紧压在母亲的肉臀上,不停的说着「妈……拜托你了,就一次就好,帮帮好」,肉棒不停的又顶又蹭,母亲的屁股真的好软,好有弹性,让我肉棒真的超有感觉。
--
母亲红着脸说「不行啦,我们是母子,这是乱伦,快开我拉」,我不理会母亲,两手顺势往上握这母亲的双峰,双手五指一掐,原来女人的乳房竟然这麽的Q弹,我学A片那样搓揉,母亲急了说「别这样,我会怕啦……」,听到母亲半哭腔的音调,我心软的放开母亲,母亲这才跪坐在地上,眼眶带有点泪的说「不是妈不愿意帮你,是帮了你,之后你就会就我乱来了……」。-
-
听到这里,我终于了解母亲担忧的原因了,要母亲放下心防,跨过那条线,很难,但我只能不停的尝试而以,我知道至麽时候不能心软,至少也要让母亲帮我打手枪,我抓着母亲的手,抚摸着我的肉棒,母亲先是挣扎一下,但随即只能任由我爱抚,我说「妈……我真的好想你,帮帮我吧,求求你了」,终于,母亲还是收回手,我看没戏唱了,就跟母亲道个歉,准备收假急忙回部队了。-

-  而终于又到了休假的时候,我骑着机车到医院去接母亲回家,而母亲告诉我他还有病人要看,要我先去绕绕,我心想也没事,乾脆就去医院找母亲,去医院里的小7买了CT咖啡,想说弥补一下上礼拜的蠢事,我在候诊室外面等着,终于病人看完出来了,我笑着走进去,母亲讶异我竟然出现在这,我拿着咖啡给母亲,母亲这才噗哧笑了一下。-
-
我疑惑的问说「妈……你笑什麽?」,妈这才缓缓的笑说「没有,只是想到你上礼拜那精虫充脑的模样,还真是吓坏我了」,没想到母亲过了一个礼拜,心情倒是调适的很好,我急忙低着头忏悔着说「妈……对不起拉,我那时候真的……真的很痒,所以才……你可以原谅我吗?」,母亲忽然脸色一沉的说「原谅?-
-
我看你是越来越大胆了,竟然要自己的妈妈替你手淫?越来越不像话了,我看你准备去警察局吧」。-

-  我真的有点吓到了,脸色变得很凝重,母亲这才缓了下来说「这次我就原谅你,不过……你」,说到这里,母亲盯着我的下体看,轻声的问说「你当兵真的都没有自己解决吗?」,我笑着说「哪敢阿,不过妈……你知道的阿,你难道都不知道自己很有魅力吗?」,母亲喝了口咖啡说「我?」,我说「妈,我……我每次看到你,我真的会不自觉的勃起,我好希望,妈你能够帮……」。-
-
母亲皱着眉头说「你又来了……」,我将咖啡放下,将诊疗室的房间门锁起,走向母亲。母亲穿着一身医生袍,绑着马尾,戴着黑色细框眼镜,我搂着妈的肩膀,在她耳边吹气的说「妈……拜托啦,把我当病人治疗就好啦」,母亲身子颤了一下,我偷偷拉着母亲的手腕,朝我下面的棉裤摸去,我让母亲的手背隔着我的棉裤,摩擦我的肉棒。-

-  母亲想收手,但是被我抓住,我看母亲没有反抗的意思后,硬是抓着母亲的手掌,紧紧的贴着我的棉裤,爱抚我的阴茎,比自己摸还要舒服,而我的左手搂着母亲的腰,偷偷的往屁股移动,轻轻的抚摸着母亲的肉臀,母亲的屁股把白色的裤子整个绷起,我的左手力道开始开始加重,母亲的嫩臀在我的手掌中紧压变型,我用手指在股沟中间上下挤压,母亲娇哼了一下后。-

-  随即整个人离开我,我看这次就不强迫母亲了,免得吃紧弄破碗,母亲见我停手,低声说「我……儿子,乖好吗?不要,我……」,我看说也没用了,准备离开时,我突然心里一个念头,我当下立刻脱下裤子,露出高耸的阴茎,将包皮整个用力撑到后面,龟头整个硬挺的出来,母亲这时下的嘴都张开了,我说「妈……我都硬成这样了,你还不帮我……就算母亲的身份不行,是乱伦,那以医生的身份总可以吧?」母亲双腿一软,跌坐在办公桌上,看着我这麽坚决的模样,我靠进母亲,母亲盯着我阳具直愣愣的说不出话来,我心不停的想着「握住我的肉棒吧,握住吧」,就在这个时候,电话竟然响了起来,母亲接了电话,电话那头好像是某某医院主管,我趁着母亲讲话的时候,立刻握祝母亲的玉手,往我肉棒爱抚。
--
母亲见电话中,也不敢大声斥喝我,最终终于在我的卢小下,母亲握住我的肉棒,在我的又手之下,开始缓缓的上下套弄,母亲虎口上沾了一点我龟头的分泌物,只见母亲脸红的讲着手机,我小声的说「妈……快套弄阿,你不套的话我只好」,这时候我我忽然大声讲话的说「妈,好舒服喔,你的手淫技巧好棒喔,我爱死妈你的玉手了」。-
-
母亲这才立刻瞪着我说「要死啦……别胡来」,我说「那妈……拜托噜」,母亲这才开始边讲电话,右手边上下有节奏的套弄我的阴茎,直到电话讲完,母亲看了我一下,才缓缓的说「你这孩子真的是……我就帮你,但千万不能说出去,妈也知道你们年轻人,性慾强,又喜欢东想西想,妈是以母亲身份帮你手淫,医生是不容许这种败坏医德的行为」。-

-  此时此刻,我说「妈……快拉,硬的很难受,先帮帮我」,母亲这才握着我的肉棒,开始替我手淫,中间过程其实没啥特别的,但是,女生帮你打手枪的感觉的,真的比自己打还要爽,尤其是母亲穿着医生袍,脸红的替你打手枪,直到我终于快要射了时候,母亲赶紧要拿卫生纸,我乾脆自己用力套弄肉棒,把龟头瞄在母亲的肉臀上,我趁着母亲背对我拿卫生纸。-
-
顺势把母亲的医生袍翻到旁边,把母亲压在桌上,而母亲的屁股正好噘起,就把精液全部射在母亲的白色裤子上面,牛奶白的混浊精液,在母亲的肉臀上,形成一幅小地图,我把龟头从母亲肉穴下方往上擦拭乾净,母亲这才要我出去,因为母亲要换裤子,我坐在外面的椅子上,久久不能自我,母亲终于帮自己的儿子手淫,还让我射在她的裤子上,一个字,爽。
-
-  之后,每逢我放假回家时,母亲总会握着我的阴茎,替我手淫泄慾,让我把精液射在她的胸部、私处、屁股、股沟,小腿、脚背、头发,满足我的性快感,但是前提是不准我颜射,以及强迫性交,我心想母亲肯帮我打手枪已经很爽了,之后的事在慢慢说,看有没有机会。但是这种想法很快就灰飞烟灭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怎可能像那些乱伦小说一样。-
-
先是替儿子手淫,在来口交,脚交,乳交,最后说啥只能肛交,到后来受不了儿子的挑逗然后插入,母子乱伦性交,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阿,做人就是要懂得知足,母亲替我手淫,渐渐的,我开始要求母亲帮我吹含肉棒,母亲说我要是在这样无理取闹,连打手枪都别想了,吓的我急忙住嘴,只能靠意淫想向母亲替我吸吮肉棒。-
-
但是还是有机会,这个机会终于来了。我生日当天,我许下的愿望就是,希望母亲帮我口交,一次也好,母亲在百般不愿意之下,终于愿意替我口交,那天晚上,母亲穿着小洋装,陪我吃完餐厅的生日晚餐,回来后,我偷偷的亲吻母亲的脸颊,假装不小心的吻到母亲的香唇,母亲倒也没啥抵抗,可能想说我生日吧,就随我了。-
-
第一次跟母亲的舌吻,真的很爽,舌头跟母亲的舌头互相缠绕,左手捏着母亲的乳房,右手搓着母亲的肉臀,肉棒摩蹭着母亲的小腹,后来的情节该不会是顺利的直接硬上母亲吧?错啦,怎麽可能,当然是阴茎被母亲爱抚的差不多,然后第一次把母亲的洋装领口打开,看着雪白的小B乳球,偷舔了几下奶香乳房后,就被母亲推开,然后开始帮我手淫。
--
肉棒在母亲的纤手之下,当然很快的硬起来,我不停的忍耐不射精,直到最后我不停的卢小母亲,用生日愿望当藉口,母亲终于愿意帮我口交,但是代价只有一次,而且以后不准在提,龟头在母亲的口中吞吐,肉棒整根的吸吮,无论的吹、含、舔,我的肉棒都受到不小刺激,我学着A片那样强迫母亲吃我阳具,口腔的温热感,第一次的口交就这样,五分钟就射了。-
-
这也是最后一次的口爆母亲,母亲将精液给吐出后,看着我半软的肉棒又硬了起来,只好在替我手淫一次,直到我全身虚弱的躺在床上,母亲这才去洗澡,或许我与母亲这种不正常的关析很怪,但是母亲帮我泄慾,我也没跟母亲性交,道德上倒是没啥负担,母亲只是一个妈妈的角色,去关爱自己的儿子,让他舒服泄慾,以医生的模样处理儿子病患的肉棒,对母亲而言。
-
-  母亲道也慢慢开始习惯这种行为,儿子当兵时养的阴茎,放回来母亲帮儿子泄慾,也没啥不妥,我跟母亲的这种关析还持续进行中,之后会不会有做爱,以及奸淫母亲的身体等行为,我不敢去肯定,但是我脑海中意淫强奸母亲的画面,到是转了不下上万次,很想从后面狠狠的疯狂抽插母亲,双手越力拍捏母亲的翘臀。-

-  听着母亲被我干叫的淫声浪语,在诊疗室里面,病患躺在有窗帘挡着的病床上,我在帘子背后的办公桌上面,抱着母亲柳腰,要母亲坐在我身上,要求母亲穿着内衣裤,外披医师袍,被我抱着抽插,奸淫母亲的铜体,每个礼拜都在幻想怎麽跟母亲做爱,如何诱惑母亲更进一步的跟我发生关析,自从舔过母亲的乳房后,就更想看到奶头的模样。-

-  好想把母亲的白色裤子整个扯破,让母亲那水蜜桃肉臀在我面前一览无遗,可惜目前只能看,啥都不能做,哀,不过我想总是有机会的,母亲阿,我对你的意淫已经几尽疯狂,难道你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多们想要强暴你吗?你知道我偷看过几次你洗澡的模样吗?母亲裸体,那匀称的身体比例,可爱的小脚,修长的大腿,浓密的阴毛,难道都不知道自己的内衣裤上沾满的我液体吗?-
-
我看母亲是装作不知道,都不说而以,我好想跟乱伦小说一样,把母亲变成我的女人,让她成为我的性奴,很可惜,目前只有手淫快感而以,什麽事都不能作,未来的日子还很长,每当别人休假时回家只能打手枪,我回家至好还有医生母亲,穿着医生袍在诊疗室替我手淫,这种性快感,我想普通人是很难发生的吧?
-
-  如果以后我跟母亲还有进一步的性爱经验,有机会的话,我会考虑写出来,这就是我当兵休假时的泄慾医生母亲,我承认我的诱惑手段还挺烂的,有点算是半强迫吧,但是现实生活中,又有谁能像乱伦小说情节一样,母亲说上就上呢?
--
【全文完】-
-
字节数:15483